法律咨询热线:15217318434

成功案例

在线咨询

Online Consulting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律师名称:

    姚厅律师

  • 手机号码:

    15217318434

  • Q Q号码:

    841501313

  • 邮箱地址:

    15217318434@139.com

  • 执业证号:

    14401201510706231

  • 执政机构:

    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

    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25楼03室

成功案例

合伙开店,能退出吗?

作者:姚厅律师(电话及微信:15217318434)     时间:2019-04-23    来源:互联网

姚厅律师:合伙开店,能退出吗?

 

[案情简介]

2014年9月29日,林某与陈某签订《双方股东合作协议书》,约定共同出资成立“广州市欧拉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拉公司),双方各出资人民币20万元,经营场所位于陈某经常居住地附近,即广州市番禺区祈福新村旁钟福广场内东大楼首层9-10号,争议解决方式为提交当地仲裁委员会仲裁。

2014年11月5日,陈某违反约定,以个人名义与广州市钟福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签订《广州市房屋租赁合同》,并私自办理了房屋租赁登记备案。合同签订后,虽林某多次要求增加其为承租人,但陈某一直以各种理由进行拖延,至今未办理相关手续。

2014年11月左右,由于陈某一直怠于履行出资义务,至今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林某只能单方出资经营欧拉公司,期间共支出各项费用人民币552957.5元。其后,陈某自行退出欧拉公司的经营。2014年11月29日,欧拉公司举行开业典礼,陈某未到场参加,欧拉公司至此开始正式营业,经营状况也越发喜人。2015年12月左右,第三人提出向林某建议欧拉公司,转让价格为人民币80万元。陈某了解到转让事宜后,向林某提出平分转让金的要求,双方对此无法协商一致。

2014年12月21日,陈某纠集了劳小琴(陈某配偶)以及一名社会人员(刑满释放人员)私自将欧拉公司大门锁住。随后,林某赶到欧拉公司与陈某进行沟通,但遭到陈某、劳小琴以及社会人员的殴打,经派出所处理,鉴定林某构成轻微伤,劳小琴等受到了罚款500元的行政处罚。其后,陈某利用居住的便利,经常到欧拉公司进行骚扰,严重影响欧拉公司的正常经营。 

2014年12月31日,陈某再次将欧拉公司大门锁住,并强行逼迫林某离开。自此,陈某强行霸占了欧拉公司。

2015年3月18日,陈某将欧拉公司单方注册登记为广州市祈遇餐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以及股东均为陈某,注册资本为50万元。

2015年7月份左右,陈某未经林某同意,将欧拉公司私自转让给第三方用于经营宝博教育培训(以下简称宝博教育),并侵吞了全部转让款。

【律师意见】

一、关于焦点一,林某以及陈某的出资金额以及合伙财产的总金额的问题。

承办人应当主张:第一,《双方股东合作协议书》是双方事前签订的,具有一定的滞后性,实际投资金额远超约定金额,应当充分考虑实际的支出情况。第二,林某所主张的支出均有相应票据、账簿以及交易记录予以证实,考虑到冲突发生前一直是林某在正常经营欧拉吧,且相关支出也符合经营酒吧的必要性,应当认定相关支出情况属实。第三,陈某纠结社会人员违法殴打驱赶林某,该行为虽然已经得到公安部门的治安处罚,但陈某利用居住地就在欧拉吧附近的优势对欧拉吧采取锁门等措施,应当认定主观上存在严重过错。第四,陈某私自注册登记的广州市祈遇餐饮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显示为人民币50万元,已经超过了双方合同约定的人民币40万,而该公司实际上就是双方争议发生前的欧拉吧,应当认定陈某对投资金额超过人民币40万的自认。第五,陈某在林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欧拉吧私自转让给第三人,相关设备已经不知去向,装修也发生了部分变化,导致具体投资金额已经无法核实,相关责任应当由陈某承担,应当作出不利于陈某的推定。

二、焦点二,关于陈某是否将欧拉吧私自转让给第三人的问题。

承办人应当主张:第一,在2014年12月21日前,欧拉吧一直是由林某正常经营,但由于陈某的经常居住地就在欧拉吧附近,且陈某纠集社会人员多次采取骚扰、锁门、殴打林某等暴力手段强行夺取了欧拉吧的控制权,并由陈某继续实际经营。第二,欧拉吧的经营场地是陈某私自以自己的名义租赁的,且陈某以个人名义注册了公司,因此,只有陈某有能力将欧拉吧转让给第三方。第三,陈某至今未通知林某欧拉吧的转让情况,事后,林某多次发现陈某配偶劳小琴在宝博教育,即原欧拉吧中活动,由此可以推定陈某与现承租人之间存在利害关系,不能排除陈某为逃避债务与第三人恶意串通损害林某利益。

三、关于焦点三,《双方股东合作协议书》是否应当予以解除的问题。

承办人应当主张:由于陈某违反约定以个人名义签订租赁合同,纠集社会人员对欧拉吧进行骚扰、锁门,且殴打林某,在夺取欧拉吧控制权后又私自将欧拉吧注册公司,并转让给第三人经营宝博教育,已经构成了根本违约,已经失去了继续合伙经营的可能性,因此,应当认定《双方股东合作协议书》予以解除。

四、关于焦点四,陈某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赔偿义务的问题。

承办人应当主张:第一,陈某并未提前通知林某签订租赁合同的具体时间,仅仅是在签约时才告知林某,事后,林某也多次要求增加林某为承租人,但陈某以已经办理备案,不能更改为由未予以增加,应当认定其存在一定过错。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十五条规定,“合伙终止时,对合伙财产的处理,有书面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本案中,林某与陈某在《双方股东合作协议书》中约定“合伙解散后应当进行清算,并通知债权人”。陈某在没有与林某协商一致的前提下,私自将欧拉吧注册为其个人独资的“广州市祈遇餐饮有限公司”,并将相关财产转让给第三人经营宝博教育,其行为已经明显违背了双方所签协议条款。最后,由于陈某存在前述违约行为,侵占合伙财产,并将合伙财产转让给第三人,原合伙经营场所发生变更,使得合伙协议目的已经不能继续实现,并最终导致合伙协议的解除。根据《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及《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合同解除,不影响当事人要求赔偿损失的权利,当事人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因此,林某有权要求陈某赔偿相关损失。第三,由于陈某侵占合伙财产,转让合伙财产时并未与林某协商一致,其无法提供证据证明转让财产时的内容与实际价值,也无法证明欧拉吧确实存在亏损,在双方都没有证据证明合伙体对外存在其他债权债务的情况下,应当认定林某的出资即为损失金额。

【仲裁裁决】

一、陈某向林某赔偿投资损失25万元;

二、陈某补偿林某因办理本案指出的律师费、财产保全费及保全担保费;

三、陈某程承当本案的仲裁费用。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法律咨询热线:15217318434

Copyright © 2016 www.lawyer6666.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手机:15217318434,020-83365158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25楼05室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